“互联网+出租车”新业态需要尽快建立市场规则,包括对传统出租车与网络约车的分类管理,有条件开放私家车进入客运服务领域,将网络平台企业作为监管的重点与关键,同时利用平台实现有效监管,约束平台企业对市场地位的不当利用。近期有关部门针对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和规范网约车服务的两个文件征求意见稿引起社会关注。

出租车行业是一个市场也能充分发挥作用的领域,但由于传统公共交通和私人交通简单两分法对于出租车行业政策制定的局限,以及传统的进入管制与价格管制的低效率,限制了出租车行业的正常发展,市场发育严重不足,累积诸多问题,甚至使其在各地都成为一个碰不得的老大难领域。“互联网+出租车”新业态则需要尽快建立市场规则,包括对传统出租车与网络约车的分类管理,有条件开放私家车进入客运服务领域,将网络平台企业作为监管的重点与关键,同时利用平台实现有效监管,约束平台企业对市场地位的不当利用。对出租车定位的分析对城市交通中不同概念进行区别认识,是界定出租车行业性质,明确出租车行业功能与地位的基础。国内一些文件在对出租车定位时,多倾向于把出租车定义为“城市公共交通系统的组成部分”和“城市公共交通的补充”,据说这是希望通过定义出租车的公共交通属性使对该行业的政府监管获得基础。传统出租车通常被认为属于无特定服务对象的普通受雇运输,其经营者是使用营运车辆和专业驾驶员的受雇运输公司或个体承运人。

因此,在讨论出租车的合理发展与监管问题时,无需刻意强调其模糊的公共交通性质。出租车是相对个性化的小型受雇客运服务,可通过市场提供且一般不应该接受政府补贴。准公共交通领域长期被忽视我国城市交通政策是按照公共交通和私人交通的分类制定,例如实施公交优先战略和对私人交通需求给予一定的限制。但只是简单地区分公共交通与私人交通,对于城市居民的出行行为分析和管理显然过于粗放。实际上,客运可以大致划分为私人交通、准私人交通(主要是单位自有车辆服务,如班车等)、集体公共交通和准公共交通四大类,分别对应用小型车为自己服务、用中大型车为限定人群服务、用大型交通工具为社会服务和用小型车为社会服务。

  • 这是从资源共用程度和服务对象两个角度进行的分类,其中准公共交通是介于私人交通和公共交通之间的重要领域。
  • 出租车应该是准公共交通中比重最大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准公共交通还包括新近各地出现的商超班车、“微公交”等定制公交,也包括一直希望解决但仍存在很大问题的校车。
  • 此外,准公共交通与私人交通之间还存在着一个模糊地带,即在几乎所有城市都长期难以消灭的“黑出租”、“黑三轮”及“黑摩的”等。准公共交通对应的是个性化出行需求,既包括高收入人群同时也包括普通收入和弱势人群的特定需求。
  1. 一般而言,收入水平越高、公共交通越不发达、城市时空形态越不合理,对准公共交通的需求也越多。
  2. 准公共交通对其他几种交通分类具有部分替代关系,特别是可以替代效率较低的私家车和准私人交通,因此是集体公交的重要补充。
  3. 由于个性化出行需求是客观存在,集体公交再发达也不可能完全替代准公交,因此在成熟的大城市交通体系中准公共交通都受到充分重视。

但在我国,由于传统公共交通和私人交通两分法的局限,在较长时期内对准公共交通缺少必要认识,采取相对忽视甚至推行不合理的抑制政策,致使包括出租车在内的各类准公共交通未能得到合理发展。例如最近20年我国城镇化快速发展,但由于严格管制出租车准入,在绝大多数城市私家车迅猛增长的同时,出租车的数量几乎没有变化,而各类久禁不绝的 “黑车”数量早已超过各城市的正规出租车。传统出租车行业管制的局限性作为准公共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出租车服务的突出特征是个性化出行需求与供给在时空上的高度分散性。例如北京2014年日均出租车出行量约为178万人次,占全部出行量的6.2%,平均出行距离8.6公里。在信息化程度较低的时期,出租车服务的供求信息大都要通过需求方在路边扬手和司机驾车在路上巡游的办法进行发布与获取,形成了传统的扬召—巡游打车方式,辅以少量站点蹲守和电话预约。出租车行业组织则大多采取了出租车公司加司机,公司拥有车辆运营牌照,司机向公司交“份钱”或承包费的模式。这些成本较高的打车方式和组织结构与当时的技术水平相匹配。各城市对传统出租车行业也采取了传统的行业管制模式,其一是进入管制,严格限制出租车数量增加,特别是个体出租车数量很少,其二是价格管制,出租车收费由政府定价。但传统进入管制和价格管制被证明效率低,不但限制了行业发展,也在该领域形成若干积弊,甚至成为世界性监管困局。强管制模式下,出租车业的封闭保守成为相当普遍的问题:稀缺运营指标成为寻租工具,或被炒成天价,或司机被公司盘剥;挑活或拒载等打车难问题一直难以根治,运价或补贴却高企;扩大供给受到在位企业和司机极力抵制,动辄罢运形成群体事件……原本供求高度分散的行业却呈现出事实垄断的尴尬境况。出租车行业一直以来市场化程度严重不足的原因,包括对出租车准公共交通性质认识不足,也包括长期恪守传统进入管制和价格管制体制。于是,一方面大量个性化需求无法得到有效供给,另一方面大量资源只能以非法身份混迹其间,而服务与安全都游离于原本必要的监管之外。由于政策法规偏离市场趋势和实际状况,黑车运营整治不力,政府与法治的公信力则屡屡受损。世界各地的城市长期以来都在探索如何提高出租车行业的监管效率,但收效甚微,直到近期“互联网+”带来了重大转机。(作者单位: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作者: JUCUBE

这里是admin的个人说明,我白天是个邮递员,晚上就是个有抱负的演员。这是我的博客。我住在天朝的帝都,有条叫做杰克的狗。